TiBE 台北國際書展 2/4-2/9, 2020

客服,消息,赔率,直播 對不起真的重要嗎?

2019年02月17日 / 网址
合乐彩票

2019台北國際書展邀請到身兼人母的榮格分析師、心裡專科治療師的鄧惠文醫師到書展黃沙龍,分享她的新作《我不想說對不起》,與家長們一起探討陪伴孩子成長的藝術。

 
圖說:心裡專科治療師的鄧惠文醫師現身和家長們探討陪伴孩子成長的藝術。

《我不想說對不起》是以繪本型態出版的短篇作品。內容闡述家裡的另一半某天與女兒發生的小爭執,探討家長與孩童之間容易發生的誤解。將「對不起」說出口,到底是不是至關重要?

 
圖說:《我不想說對不起》是以繪本型態出版的短篇作品。

鄧惠文以親民、聰慧的形象,成為許多女性在面對婚姻、產後生活的疑難雜症的解決寶典。她認為,孩子其實看得出來大人的不情願,只是孩子沒辦法使用太多語言爬梳自己的感受,因此常常會導致親子之間的誤會。

 
圖說:鄧惠文以親民、聰慧的形象,成為許多女性在面對婚姻、產後生活的疑難雜症的解決寶典。

對不起要怎麼說?說對不起的時機點在哪裡?鄧惠文表示,她不是要強迫孩子說對不起,而是去探討生氣、焦慮、道歉後頭的情緒是什麼,不是一昧的強迫雙方道歉。現場有讀者詢問,為何普遍成人會對陌生人表示「對不起」,可是對親近的人卻無法輕易說出。鄧惠文指出,對親近的人抱歉,就像是承認自己內心深處不夠好,讓對方失望了,這樣的情緒很沈重。相對的,對不起也會很難說出口。她舉例,要一名感受被愛的孩子道歉,比感受到不被愛的孩子來得容易。有沒有讓對方覺得被包容、接納,無論是孩子或成人,都較容易釋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鄧惠文也不忘打趣,願意前來聽演講的爸爸們都讚透了!在台灣,普遍還是女性較被社會允許正面討論情緒。廣泛來說,都是母親的角色,在協調家裡成員之間的問題。因此,故事中也是以媽媽來做視角闡述故事。鄧惠文以她一貫溫柔、體恤的語調,描述與女兒、另一半生活的點點滴滴,頗獲讀者共鳴,也大受好評。





TOP